首页 >> 分论坛二
啰嗦科技信息CEO张向宁:“互联网思维”视域下新旧互联网边界
中国日报网
2015-07-17 16:13

啰嗦科技信息CEO张向宁:“互联网思维”视域下新旧互联网边界
第十五届中国网络媒体论坛在湛江召开。啰嗦科技信息有限公司董事长CEO张向宁在分论坛二“网络先行与跨文化传播”发表主题演讲。(中国日报记者 冯永斌 摄)

中国日报网7月17日电(张同彤)2015年7月17日,由中国日报网、广东省湛江市人民政府共同承办的第十五届中国网络媒体论坛在湛江召开。本届论坛主题为"一带一路,网络先行",啰嗦科技信息有限公司董事长CEO张向宁在分论坛二“网络先行与跨文化传播”发表主题演讲。

以下为演讲全文:

我是互联网的老人,早期创立了一个公司叫万网,09年卖给了阿里,所以赚了第一笔钱,所以对互联网的感情不是在追求,也是一个受益者,然后在做天使投资,也还在做互联网,这一次受中国日报的邀请,这是第二次参加这个会议,这个会议在苏州举办我参加了,这一次在湛江。中国日报网希望我谈谈新旧互联网,我是一个理工男,但是搞互联网很多,所以在互联网方面还有一点见解,所以我在这里谈谈个人的看法。

首先我们说基于外部的互联网,在2010年普遍认为这个机会发展已经殆尽了,从万维网的诞生到现在的社交网络,所以整个的外部为基础的互联网应该说发展的15年后所有的机会好像已经被挖空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一些从业者回到传统的行业,同时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发生了一些变化,我们看一下历史发展的过程,我们是由Web+PC开始发展的,在早期的服务模式我们完全是没有收费的,然后若干年我们在服务模式发展成为了商业模式。

到了2010年之后,突然整个行业出现了大的转折,移动开始占据行业主要的舞台,我们发现通过一个新的硬件的使用,整个产业在发生深层基础上的变化,在这个时代我们看到出现了很多各种各样的应用,移动互联网发展速度远远超过了PC互联网。

移动浪潮非常迅猛,我们再次回顾一下这个发展的历程,我们看到当一个硬件设备的出现,然后加上一个平台,这个平台基础上,然后发展了很多服务模式,在这些服务模式酝酿出商业模式,所以说一个硬件基础和软硬平台的结合带来整个行业基础上的变化。目前打造出来一些公司的市场价值也越来越大,所以智能手机+APP的浪潮更加猛烈,我们对历史简单的分析。

我们得到一些推论,我们要紧密观察,跟踪我们使用硬件的场景的变化,我们看到是不是手机这种设备,这种硬件已经发展到了最终的形势,进一步我们在整个社会,整个人类的文明进展当中,用户会进一步依赖什么样的设备。

我们可以想象,我们看到是一些可穿戴的设备,比如手表,比如眼镜,还有一些虚拟现实的设备,在这样设备的基础上,实际上搭配这样的设备会出现软件的平台,然后又会出现大量的应用,而这些所有的应用给我们的行业带来根本上的转变和变化,所以这些是我们非常值得关注和跟踪这个方面。

另外我在这个文章《特殊》当中提到就是社交,为什么呢?虽然说早期的互联网是万维网,现在我们进入了信息当中,于是产生了社交。从过去一个PC去应用去浏览一个网站,如果我们想将PC变得非常社交化非常麻烦,但是在手机这个智能时代,手机是个人使用每一个手机都有通讯录跟着每一个主人,所以我们手机都是一个APP,因此每一个应用实际上跟社交就产生了不可分割这种特殊的关联,也就是说很自然手机的应用就能够直接社交化。

那么我们看看社交这个因素进来之后,会给我们各个行业带来哪些变化呢?我先举一个例子就是微博,微博就是字数很少,然后就成为一个新的媒体,并不是这样的,微博是一个社交化的媒体。我们看到微博里面的关键词里面,你怎么使用微博,你去看什么内容,你去享用什么内容,是通过关注这个机制来完成的,如果你不关注什么都没有。微博最关键的功能是转发的功能,就意味着一条微博被别人转发就获得更大的曝光率和阅读率,所以微博的影响力是粉丝的力量,然后每一个内容的影响指标就是转发和评论,所以社交这个元素进入了微博里面就变得更加方便了。

现在我们又有什么玩意呢?我们还记得开心网的迅速红,后来是人人网超越了,实际上我们看到整个社会有人依赖这些吗?实际上没有的,为什么当时红起来呢?实际上做的是游戏,只不过这种游戏是社交化的游戏,无论我们是偷菜或者抢车,通过社交的形态去玩游戏,所以是游戏叠加了社交的属性,所以变得非常火爆。

还有我们现在的垂直的网站,比如文艺类的,画家各种各样垂直的网站,实际都是利用了社交的功能。目前,我们看到除了微博以外这方面的例子,但是实际上评论在社交化方面做得不够的,还有股票平台的社交化,财经平台的社交化,我们目前看到帐户的服务,认识的人和不认识的人区分开,认识的人告诉你看好这个股票和不认识说这个股票,这个感受完全不同的。

我们看到运动类健康类的APP社交化,我们现在是流行约跑,还有各种各样的工具,比如美拍,还有很多O2O的社交化。通过这些我们可以看到实际上没有社交的互联网所有的信息是死的信息,人和信息之间,人去利用信息的时候,信息是一个物体,是一个没有生命的东西,所以我们说是一个死的东西,带着人的属性信息出现就有生命了。

当然,新旧的互联网应该说也没有一个完全的界限,实际上我们人为给它设定了属性,未来大家可以看到发展道路会有更多的应用的出现,它们会渗透到方方面面。

这一次会议的主题是“一带一路”,我也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怎么和“一带一路”有关联呢?我的看法是我们实际现在要网络先行,我们国家要搞“一带一路”,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机遇。实际上日本的公司在某一个年代他们走出了国门,他们要走向全球的市场,美国的公司也经历过这样的过程,我们中国的公司还没有这个能力发展到全球的市场,无非是一点出口,但是通过“一带一路”是中国的公司广泛开始走向国门,我们要全球化的机遇和进程。

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对于国外的关联现在仍然不够的,前一段我跟韩国发展很多商业的合作,然后和韩国的最高层的政界打交道,这个时候我想搜一下他们总统的党派的关联,结果我发现在网上竟然韩国的历任总统一个非常完整这样一些介绍实际上都是不好找的,我们在百科里面仅仅看到一个名字,一个任期,然后具体一些介绍完全都没有,其他一些介绍竟然基本上是到这个时代就结束了,我们把整个韩国的总统罗列在一起资料是相当少的,说明我们的研究机构在这方面下工夫是不够的。

我们现在很多政策的制定要跟海外发生关联,比如从社交的角度来说,网络的评论本身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资源,而我们在自己很热烈来讨论“一带一路”,比如说中日之间的争端,钓鱼岛争端的问题,实际上我们并不了解海外这些人士,特别是他们的大众,老百姓对这些的看法。

如果说我们在工作当中,如果我们能力把海外这一类各方面大众评论能够拿到国内来,我们可以看到在老百姓这个层次是对中国是什么态度,对我们所提出各方面的见解是什么态度,实际上因为我当然从民族感情的角度来说。我们回想二战之前,日本对中国做了很深入的了解,很多年的研究,然后对中国的分析,但是我们对日本的情况并不是非常的了解,我们对日本的老百姓对中国的态度也是不了解的,所以导致当日本侵略了我们的满洲之后,竟然过了我们六年的时间都没有抗争的。

这是那个时代一段历史碎片的记忆,但是我们想想实际上我们又处在这样一个很微妙的时期,一个关头,我们从政治上,经济上向海外扩展,另一方面我们有受到挤压,领土的争端,政治这些相互的矛盾,美国对中日摩擦的态度,各个方面对这些的态度,美国,日本国内民众对这些的态度,实际上我们也是不够了解的,在这个方面同志们我觉得我们的网络实际上是可以做一些工作的,如果我们能够做更好的服务,无论是对于决策层还是对我们的落实者都是有帮助的。我的分享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嘉宾演讲内容根据速记整理)

相关报道